Nine

 

【黑執/葬文葬】At your mercy(海盜AU)

*樞娘的海盜AU,海盜葬&英國海軍文

一七七六     加勒比海    

十一月的海面风浪惊人,东北风吹涨了船帆,大英国旗在狂风中猎猎作响。文森特倚在船舷边,咸涩海水时不时溅湿他的面庞。

加勒比海绝非他熟悉的领域,这片海域由荷兰茶叶走私犯与西印度群岛的奴隶贩子所掌控。大英帝国面对新大陆的叛乱无暇他顾,海盗劫掠英国商船之事频传。

“离情报所说“桑纳托斯号”会出现的地点还有两浬。”戴德利希从外套口袋里掏出黄铜望远镜递给了他。

年轻的黑森兵队长面色沉郁,似是在忧心未及抵达新大陆便要经历一场硬仗。眼下维...

【天官赐福/花怜】画眉深浅

*被lof和谐了改换连结试试...


极乐坊间惟有两人。

虽说藉了花城的手气,两人几番骰子下来,谢怜自是输多赢少,他一向自知运气糟糕,因此倒也在意料之中。花城虽是着意给他放水,却耐不住谢怜霉运坚强,几番下来连花城亦是惊讶他运气之背。

花城揭开盖子,见谢怜又骰出了两个一点,不禁大笑:“哥哥已输了十把了,若不给点赌资说不过去罢。”

谢怜心道,若不是他此前那夸张的放水,自己早就连着郎千秋什么都输掉了,因而随口道:“你尽管提要求,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便行。”

此话一出,谢怜感到说得有些满了。他心念一转,依花城为人也不会提出什么过分请求,便等待对方回应。

花城闻言神色一凛,到是正色思考了...

【黑执事/葬文葬】花前月下爱情故事(上)

*漫画18卷内封的妖狐葬设定

*跟@蜉雨栖宿的联文,感谢小伙伴(比心

*一人一段画风突变,放飞剧情

1.

京都发生试刃杀人事件。

起初,是葬身油小路通的一名浪人。尸体头颅不见踪影,身上财物分文未动,颈上刀痕切口平整。尸体无人认领,事情便无疾而终。

接着,是位离奇死在后巷的画师,画布扔在他被斩去的双手旁,一只白狐跃然其上。

最近的受害者,是一名颇有人气的新造。与她相恋的浪人推开纸门,只见新造端坐榻上,头颅低垂。浪人只道情人睡着了,于是轻轻摇晃她的肩膀。

新造的头颅应声落地。

此事必是妖狐作祟--世人如此传言道。

----

文森特在赛钱箱内投入少许零钱,拍掌后转身走下台阶。他...

【黑执事/葬文葬】当我们在讨论假酒,我们在讨论什麽(2)

*葬文葬无差

*大学AU傻白甜

*大量德国学弟以及死神組戏份

   大部分是跟@蜉雨棲宿聊的段子ww


4.

七点二十分,门铃响了。

戴德里希放下盘子上的黑麦面包,朝文森特望了一眼。他的室友看起来并没有要从笔记本前面移动的样子--他正以一种站在深渊边缘的眼神跟报告奋战,盯着萤幕的样子仿佛他期望能靠意念完成漫长的参考资料。

一份应该在今天缴交,而文森特前天才开始写的报告。死线永远是人类的第一生产动力。


戴德里希边思忖着这么一早会是谁,边打开门。

他对上了葬仪屋的绿眼睛,以及一个咧开嘴的微笑。

戴德里希果断地关上了门。

根据某些...

【黑执事/葬文葬】当我们在讨论假酒,我们在讨论什麽(大学AU)

*葬文葬无差

*大学AU傻白甜

0.

全校都知道医学院的奇人葬仪屋的传闻。

各种离奇传言归结一下便是:整天躲在地下室解剖,阴惨惨的笑声怪吓人的。如果有什麽事出了差错,怪到葬仪屋头上往往八九不离十--反正怪错了也没有损失,他挺高兴的。

葬仪屋说:其实大半不是他在搞事,是事情找上他的。他只想当个安安静静在地下室当朵蘑菇,跟敬爱的大体老师谈场恋爱。

如果他这麽说时不笑得一脸灿烂的话,兴许还有点说服力。

葬仪屋平日闲着,以看旁人笑话取乐。他有两条准则:一是搞事,二是尽量搞大一点。他说,事物本来就趋向於混乱状态,因此他不过是在推波助澜。

葬仪屋是什麽人?

威廉说得委婉,葬仪屋这人有种天...

【魔道/恶友组】笑面恶友

#恶友组薛瑶薛无差

#时间在官方恶友番外前


且说中原北方有一兰陵城,城内有一金氏,因着几代间善加经营而甚是繁荣,金麟台上上下下一副蓬勃气象,到还胜过当年温家几分。

这家有个後生名金光瑶,金家人往往不提他身世,可人人都心知肚明,这金光瑶乃是家主金光善的私生子。

说起这金光瑶到是有一桩情孽公案可考,且慢慢道来:金光善自命潇洒,平生乐事唯酒与美人,因而落下了好色的名声,他倒也不甚在意,仍是照旧寻花问柳。这金光善某次旅经云梦,以他一贯的放荡作派,自是要先打听那儿的貌美女子,也是命里该当遭祸,当地名妓孟诗给金光善瞧上了。公子名妓本该成一段佳话,不料金光善煞是薄情,就此弃孟诗而去,将一夜露水恩...

【奥尤】话语

*小甜饼

*身上写着相方对你说的第一句话的paro

*背景维勇提及


尤里时常思忖会是谁对他说那句话。

那行字从他的胸口延伸至腹部,一行工整丶严谨得像尺刻的字迹。自他记事以来,那句话便印在他皮肤上,乍看似是一道新鲜的创口。

那行字是这样说的:"yuri,上来吧。"

多奇怪的话。尤里想,要是他准会一把将对方拎上车,还管他愿不愿意呢。至少这还不是最糟的,他见过许多人因为皮肤上一行简洁的“你好”而困扰。

爷爷曾仔细看过那句话,他一丝不苟地用手指描过那字迹,像是对方已经站在了他面前,而这严苛的老人正挑剔着孙子未来爱人的每一处毛病。

"是个可靠的小伙子,尤...

【陀太陀】红与黑

*陀太陀无差 

*黑时回忆提及注意


他是到了欧洲才了解到自己神经的魔鬼之鏡:红与黑,轮盘赌这种在他原始的二元论中非常残酷危险的赌博.......陀斯妥耶夫斯基不是出於贪财欲望的赌徒,而是出於前所未闻的丶不高尚的丶卡拉马佐夫式的要获得一切东西最坚实核心的生命渴望,出於对欺诈行为的病态嚮往,出於一种高塔感受--在深渊上鞠躬的兴致。

                  ---茨威格《三大师——巴尔扎克,...

(翻译)【触手组】 A Disappointed Bridge 失望之桥(上)

乐乎一直和谐我,实在没办法了。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p/35d405634302

1 / 2

© Nine | Powered by LOFTER